Twitter观察日记:2016美国大选是‘socialmediaelection’吗?

发布时间:2020-05-23

在2008年大选中,奥巴马大量运用web2.0应用,▉为自′己进行宣传、营造舆论、争取选票,并从网上捐赠中募集得5亿资金,让人们从此见识到了♯♮社交媒体在大选中的力量▊;而在2012年奥巴马团队更是将社⊕交媒体竞选运用的得心应手ы,⿱再次赢得美国总统宝位。 2008年时Twitter刚兴起,对大选走向影响有限,奥巴马所发的〇竞选成功的tweet 还Ψ只有157次的转发量,但是∮到了2012年他赢得总统连任之时,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80万。(网易评论,总统候选人如何玩转社交网络?) 到了2016年,总统大选的竞选人都·。学会了借助社交媒体来为自己竞选总统助力,今年大选๑最有希望的三人希拉里、桑德斯和川普在Twitt◀er上的表现各异,但都有建树,the social elect↖ion要来了吗? 竞选人的tweets各有风格 希拉里在2008初次竞选党内总统候选┌人时输给了擅用社交媒体的奥巴马,б今年卷土重来时吸取教训,利用社交媒体来展现自己的亲和力。 截至2016年3月15日,她在Twitter上共发送了4757条tweets,拥有569万多的粉丝,是三人中粉丝数量第╭╮二多的人。 在08年遭遇滑铁卢时,她被评价为“太高冷”、“走脑但不走♀▷心”。而这一次希拉里开始注重自己的亲和力展现,她还转发过支持者用培根、炒蛋和面包拼出的早餐。 但是她的tweets仍然是三人之中〾最少的,川普有3万1千多条,而桑德斯也有1万3千条tweets,她只有4千7百多条。高冷风在Twitte▼rз上还是≡延续了下来。


(希拉里在Twitter上回应支持者的对话) 川普在竞选Ⅺ人中粉丝最多(694万),tweets也最多(3万多条)。作为一个拥۩..有巨额财产的商人去竞选总统,他带有很浓厚的草根风,与其他竞选人保守的方式不同,他的策略是发动“攻讦战”,快速占*据话题榜首,言辞激烈,夺人眼球。据《华盛顿邮报》分析,川普参选半年来共发布了6348条tweets,其中11%是攻击性短文。 川普毫不掩饰的表现他的misogyny(厌女症),关于种族主义、移民、共和党的激烈言论,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可以不用ps轻轻松松就成了聊天表情包,吸引大量关注的同时,在Twitter上也被不少人反感,甚至不断地被人比作希特勒。

桑德斯目前发了1万3千多条tweets,共拥有168万粉丝,在三人中其实是粉丝最少的,但是他在年轻群体中拥有更高的支持率。 桑德斯在社交媒体上的成功则更多的依靠Ⅳ“自来水”们,他的粉丝们常常会主动为他创造各种能够病毒式传播的话题、Gif动图、PS图等,甚至连最热门的伯尼桑德斯的非官方竞选口号 #FeeltheBern都是由他的支持者们自发创立的。每次民主党辩※论后,在大部分媒体在讨论希拉里赢得了辩论的同时,桑德斯常常在网络投票上遥遥领先。(网易评论,不懂社交网络,美国大选就输了一半)

(希拉里“建议”桑德斯放弃,桑德斯的支持者回击) 今年是social media election的一年吗 ∞ 通过数据对比我们不难看出几位候选人在Twitter上的粉丝数量和表现与他们在各州预选中取得的结↘果有一定关系:

(数据来源于Tㄨwitter,AP,截至2016年3月16日) (蓝色点为民主党竞选人,红色点为共和党) 民主党中,在Twitter上表现更好的希拉里获得选票远多于桑德斯,希拉里获得承诺代表和超级代表选票共┚1561张,而桑德斯只有800张:

在共和党中,川普则在Twitter followers、推文和delegates上的表现都是一枝独秀:

社交媒体如何在总统大选中发挥作用? 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调查《Cдell Phones, Social Media △and Campaign 2014》显示,有28%的注册选民会在社交媒体上关注候选人。

而在之前╪,社交媒体对于政治的渗透一直受到“社交媒体的◎使用者多为年轻人,而年轻人不参与◥投票”的质∑疑。但是皮尤研究中心的此份调查报告向我们展示了在2014年有约43%的18-29岁注册选民、40%的30-4◘9岁注册选民、22%的50-64岁注册选民会通过社交媒体来关注竞选新闻,相较于2010年已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而根据Ipsos Mori的研究,超过34%的年轻人表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读到的东西仅次于电视辩论将ч会影响他们最后的投票。 当真正掌握了影响总统大选结果的能力的人也开始使用社交媒体来关注总统大选时,竞争者们再Twitter发布的信息、政见,展现出来的“真正的自我”也开始◇有了用武之地。社交媒体甚至能够成为一个便利的、除电视≯╤辩论之外的虚拟辩论场地。


(希拉里在Twitter上发表一个小视频表达其对川普的sexism的看法) 除此之外,还没有能力直接影响投票『的年轻人们也可以在T╟witter上发表自己的看法、搜集志同道合者,最终可能会影响舆论,被正在关注社交媒体的registered ▲voters注意到,从而间接影响大选的走向。 Ⅸ 参考资料 [1] huffpost,Jessica Goldman,2016 Is Not the ‘Social Med∝ia Election’ [2] Pew Research Center:Cell Phones, Social M╨edia and Campaign 2014 [3]网易评论,不懂社交网络,美国大选就输了一半 [4]网易评论,总统候选人如何玩转社交网络? [5]AP,总统预选结果 来自:狐说 公众账号